0946_a2051

♂? ,,

“哈哈,又赢了!我又赢了!”

在杨宁、乔尔的目光下,这个青年拍案而起,满脸的兴奋之色。

然后,他直接扑向一旁的艳丽女子,狠狠的在这个女子脸上亲了口:“真是我的幸运女神,今晚我一定会好好报答的。”

这艳丽女子面露羞涩,不过望向被荷官推过来的筹码,眼中却出现了毫不掩饰的贪婪。

这桌赌台玩的是二十一点,看着这青年面前堆得很高的筹码,似乎今晚上运气不错,赢了很多。

“朋友?”杨宁脸上露出些许嘲讽:“谈不上,只是认识,关系一般。”

说完,杨宁就自顾自的朝着这赌桌走去,乔尔眼珠子转了转后,赶紧跟上。

“给我弄十万块的筹码来。”杨宁朝乔尔吩咐道。

“好,稍等。”

十万块,不多,既然是柯尔道拉斯陪同来的,乔尔倒是不担心杨宁事后会不会抵赖。

看得出来,四周的赌客对这青年的好运相当看好,连着两局,这些赌客都买了闲家,也就是这青年。而这货也不辱使命,连下两城,让他面前的筹码更多了。

骑单车去海边玩耍的女生

不一会,一个兔女郎端着筹码盘缓步而来,杨宁从这些筹码中挑了几块后,直接压在庄上。

这筹码的数量不多,所以在场人也没太在意,不过,当这场赌局结束,这青年败下阵后,赌桌前,有几个赌客不经意扫了眼收走筹码的杨宁。

紧接着,杨宁又压了两局,也不知道是这货运气不好,还是庄家运气回笼,所以杨宁又赢了。

越来越多的人发现了杨宁,开始悄悄站了过来,每当杨宁出手,他们也跟着出手,还别说,次次都赢,让他们立刻意识到,又有一盏指引路人的明灯出现了!

“槽!”

可能是身边的艳丽女子提醒了,那气头上的青年才知道,敢情不知不觉,有一盏明灯出现,还赢了不少钱。

这青年理所当然的认为,就是这盏明灯坏了他的风水格局,这种桥段以前在某港城连续剧中看到过,他立刻有种被人祸害的愤怒,还认为翡翠城的管事相当不会做人,甚至琢磨着是不是告翡翠城店大欺客,见不得客人赢钱。

可当他顺着艳丽女子指着的方向望去时,他的脸上顿时露出荒谬绝伦之色,紧接着,瞳孔深处,还出现了一股难以言语的怒火。

“是他!这个该死的王八蛋,他怎么跑这来了!”

这青年愤怒的同时,内心也有些惶恐不安,他不是别人,正是跟杨宁斗了两年,最后因高考失利被迫到国外念书的王志专!

这绝对是一幕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显然,王志专做梦都没想过,会在翡翠城撞见杨宁,这让他很难接受,同时,早已压抑下来的愤怒,也在这一刻轰然爆发。

看得出,这货对杨宁的怨念着实不小,如今在国外也混出点名堂的他,早已今非昔比,凭借着一次在唐人街无意间的善举,他成功认识了一个唐人街的头目,年前,还跟着这头目干了票大买卖。

他觉得,昏暗的人生终于迎来了曙光,这绝对是他发迹的开始。事后也证明,他的想法没错,随着那票大买卖后,他彻底获得那头目的信任,如今已经成为那个帮会的骨干,凭借着聪明的脑子,相信要不了多久,就能被提拔进核心管理层。

对于是否涉黑,如今的王志专早已没了这种界限,在米国,认识的人越多,就越明白资本主义跟社会主义完是两码事,在这种金钱至上的社会里,兜里有钱才是王道,一旦兜里有钱,就算涉黑,也依旧是旁人眼中的名流,真正的社会精英。

“还认得我吗?”杨宁微微一笑。

“就算化成灰,我都不会忘记。”王志专阴沉着脸。

“要不玩两把?”杨宁看了看面前的赌桌。

“没问题,千万别输得太难看,如果没钱的话,我可以借给。”王志专忽然换上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当然,亲兄弟况且还明算帐,我借钱给的话,利息还是要算的。”

“其实这话也是我想说的。”杨宁笑道。

顾兵很是无语的看着王志专,暗道这货也不知道从哪来的自信,竟然堂而皇之要借钱给杨宁,这尼玛简直就是关公面前耍大刀呀,也不想想,就连港城这种特别行政区都不敢说借钱给杨宁,这毛没长齐的小子凭的是哪来的自信?

“这点筹码,不够吧?”看到被兔女郎摆在桌面前的筹码,王志专仅仅是扫了眼,脸上就露出浓浓的不屑。

不是说这货家里面很有钱,是个富二代吗?怎么出手这么磕碜,该不会都是吹牛吹出来的吧?又或者,他家里破产了?

那敢情好,果然菩萨还是长眼睛的。

“够了,赢面前那堆,足以。”杨宁一脸的微笑。

看着杨宁这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王志专恨得牙痒痒的,巴不得一巴掌把杨宁给拍死。

强忍住要发飙的脾气,王志专又道:“玩什么?”

“我不太会赌,这样吧,咱们抽牌面,怎么样?”杨宁尴尬的挠了挠头。

土豹子!

王志专一脸鄙夷,内心仅存不多的戒备也暗暗撤了回去,他高傲的昂着头,嘴角翘起:“想跟我赌运气吗?不好意思,输定了,等着家里面派人来赎吧。”

说完,王志专朝那洋鬼子荷官使了个眼色:“换扑克牌,弄副新的,还有,把赌桌清理干净。”

这荷官尽管看不惯王志专的嚣张气焰,但还是默不作声取出一包还没拆开的扑克牌。等拆开后,他熟练的洗牌、过牌,最后把拍平摆在桌面上,并顺势一滑。

“两位客人,请抽牌。”荷官微微伸手,示意杨宁跟王志专可以开始对弈了。

“先。”王志专双手环胸,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

“那我不客气了。”杨宁哈哈一笑,大大咧咧的从右侧抽出一张牌放在面前。

王志专哼了哼,同样抽了张牌:“赌多大,开吧。”

“十万。”杨宁顿了顿,又道:“米金。”

“毛病,不赌米金,难道还赌华夏币呀。”王志专毫不掩饰嘲讽之色,同时道:“没问题,跟,开底牌吧,我时间有限。”

“其实,完可以不用这么着急的。”

杨宁笑呵呵的掀开底牌,当看到红桃a后,王志专脸色当场就不好看了。

除非抽到黑桃a,不然的话,他这盘就输了,谁让杨宁的底牌是整个牌面第二大的?

掀起底牌的一角,当看到是个方块k后,王志专郁闷的闭上眼,任由荷官从他面前取走下注的筹码。

“继续!”

很快,王志专迅速睁开眼睛,死死盯着杨宁:“我就不信运气一直这么好。”

Social tagg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