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9_a2066

   他不会在衙门呆太久,只是将手头公务办个交接,好在历来书吏都替他管理着公文、奏折、案卷,都有登记在册,并不需要临时去整理。

   当然,他也要交代属官们如何应对这次事情,他甩手走了,衙门里首先不能乱,其次是不能受到这次事件的牵连。

   至于以后谁来当这个城守,他更倾向于从属官们当中选一个,但这个城守眼下可没这么简单了。

   圣旨一天不收回,一天就没人敢当这个城守吧?

   他只能与大家沟通想法,却是不能再安排什么了。

   叶青凰看着叶子皓的背影迅速消失在花园那一头,这才收回目光。

   “凰丫头,这到底是咋回事儿?”叶张氏也是看着儿子离开,收回目光就盯着叶青凰了。

   “娘,皓哥说得很清楚,他辞官了,按律例,只有城守才能住在这城守府,等他交接了公务,他就不是城守了,咱们家自然得搬。”

   “我知道,我是问,他为何突然辞官。”叶张氏拧起了眉,脸色有些难看地盯着叶青凰,“你跟他一同回来的,自然知道。”

   “娘你别多想,皓哥只是认为眼下辞官合适,其余的都是官场公事,他不能和你多说,这可是朝廷机密。”

   叶青凰无奈,撒了个谎,心里便有些怨叶子皓,他敷衍了娘,就不知道娘会找她?

   但想到男人今天突然遇到这变数,一时之间有许多事情要办,心里不禁又软了下来。

   等待黄昏的来临

   真是难为他了。

   但要她大方接受另一个女人进门,她也做不到,就算让男人不做这官她也做不到妥协。

   若男人真的接下了那圣旨,她会带着小吉祥离开。

   好在男人争气,一身傲骨即使面对皇权也不曾弯腰,这让她感动,也开始思量起以后来。

   身怀抱负的年轻男儿,这天下士子的表率,突然弃了仕途,他能做什么?

   就算他什么也不想做了,她也不希望他就此消声匿迹,她要他继续扬名天下,继续成为士子表率,继续行善于民,获得不输于叶青天的声望。

   “好了,小吉祥饿了,你赶紧带小吉祥吃饭去,有什么事情我自会问个清楚,你一个妇人操心也没用。”

   叶重信见婆娘还要问,连忙从中喝止。

   其他人走走停停,便也拉开了距离,叶青凰却似在出神,并没急着去做什么,两个护卫跟着叶子皓回衙门去了,大总管仍在吩咐府卫什么,并未过来。

   “凰儿?”叶重义见妇人和孩子们都走远了,连忙喊了一声发呆的人。

   “爹,皓哥没有办法,他只能这么做,才能保全我们。”叶青凰回过神,见爹一脸担忧地望着自己,连忙压低了声音。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叶重信连忙询问。

   “刚才太监来传圣旨,皇上要让皓哥娶陈氏女为平妻,陈氏女就是去年纠缠皓哥不成,趁皓哥下县城公务时,怂恿府城小姐夫人们找我麻烦的那人。”

   “后来皓哥回来后就找了陈家麻烦,当时陈家主还负荆请罪,后来陈家去了京城,没想到才过半年,如此风光地回来。”

   “想来是陈家宫里的娘娘得势了,才有此胆子来拆散我和皓哥,皓哥不接圣旨,当场脱了官袍辞官。”

   叶青凰便将自己知道的情况低声说了一遍,不知何时,外公和舅舅又走了回来,也听到不少,俱是又惊又怒。

   “这大户人家也太欺负人了!”外公赵树生本就是大嗓门,此时愤怒之下,声音便大了起来。

   “外公小声,别让小吉祥的奶奶听见,皓哥刚才不说实话,就是怕娘从中坏事儿,在保我和保皓哥仕途这问题上,她肯定不会犹豫。”

   “皓哥是定要保我的,此时若母子再闹起来,可给外人钻空子了。”叶青凰连忙提醒,又朝远处看了一眼。

   叶张氏虽然一肚子疑惑,但她牵了小吉祥确实往正院那边去了。

   因为刚才还不得解的事情,他们决定中午就在正院前厅一起吃饭,吃了饭再作打算。

   这时临近中午却还不到吃饭的时间,读书郎们也还没回来。

   叶青凰不愿意与大家同行,就是不想被人询问,她不知如何回答。

   但两房爹和外公、舅舅,还是可以知道真相的。

   她将外面的情况说了一遍,听得大家又是咋舌不已,暗叹百姓到是讲义气,只是这局面到底会如何还不好说。

   这已不是谁输谁赢的问题,而是取决于圣意。

   皇上颁了这道赐婚圣旨,皇上知道叶子皓有妻有儿还颁这道圣旨是什么意思?

   想想确实让人有些心寒,只是没人敢在嘴边说出来罢了。

   “也罢,只要家宅安宁、一家平安和顺,这官不做也罢。”叶重信就是觉得心寒的人,他叹了口气,也生出了做官太累的想法。

   “我叶家长辈在堂,家族也有族长、族老作主,便是皇上,也不能越过家族拆散我子弟家庭,不过就是拿仕途相挟罢了。”

   叶重义沉着脸生气地说道。

   几人都在生闷气,一时也就没人说话了。

   “你们在这里呢。”突然,从花园东边跑进来两个身影,气喘吁吁地跑过来,着急地喊了起来。

   众人回头,就见到叶青枫和叶青柏跑得一头是汗,神情很是凝重。

   “凰丫头,子皓的事我们已经知道了,外面的人太多了,我们好不容易挤到前面,就看到你和子皓进府了,我们又挤到东边进来的。”

   “子皓不当官了,你们有何打算?”叶青柏急急解释,又连忙问。

   “大哥、二哥你们可以继续这留在这里,八珍阁只要不被人挤兑得没法做生意,都会继续开下去,那铺子是我买下来的,我们走哪里去,那铺子也是我们家的。”

   叶青凰目光一闪,立刻说道。

   不管大哥和二哥是关心她和子皓前途多些还是关心他们自己出路多些,她都应该在第一时间把情况说清楚。

   这时候可不是家人内讧的时候,让家人安心才是正经,因为接下来叶子皓要面临的情况,他们自己也是没有把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