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_a2050

方若宁愁眉不展,“我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一直在到处找我,我恐怕躲不了多久。”

“既然这样,那不如你回去跟他好好谈谈。”

“谈?”方若宁抬眸看着他,摇摇头,“我不想见到他,况且也谈不出什么结果,他不可能让我把轩轩带走。”

“带走?你还是想走?”

褚峻中的问题,让她纠结烦躁地转身坐下,双手捂在脸上,好一会儿,叹息,“我真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现在想走都走不脱,护照签证在家里,我连这里都不敢出去,怎么拿证件。可是,一直躲着也不是办法,早晚会被他找到。”

男人看着她如此痛苦纠结迷茫的一面,脸色也莫名地沉寂了几分。

心底里,他其实已经明白了什么,只是这个女人既然还没捋清,他也不会傻得主动去点明。

好一会儿,方若宁放下手来,突然站起身:“不行,这里还是不能呆了,至少先换个安全的地方,再好好去想到底该怎么办。”

褚峻中知道她现在是无头苍蝇,完全没有方向,其实如果这里不安全了,那么无论去哪里都是一样危险。

可显然,这会儿说什么都没用,他只能尽到一个朋友帮忙的职责,给出建议:“那你收拾下,我先带你离开这里。”

“好。”

东西很少,也没什么需要收拾的,她这会儿也没有换衣服的心思,便只是提了褚峻中带过来的那个纸质环保袋,手机装进包包。

魅力红唇美女雪天嬉戏捂脸微笑迷人写真图片

“好了,走吧。”

两人相携离开房间,穿过走廊,方若宁低着头双眼无神,褚峻中一手揽在她肩头,姿势亲密但却并未逾距。

只是,还没有到达电梯间,刚刚走到那一层楼的会客沙发区,褚峻中突然步伐一顿,连带着方若宁也被停了住。

抬眸,瞬间,脸色煞白,整个人如遭雷击。

霍凌霄坐在沙发上,走廊里光线昏暗,加上那组沙发是暗红色,乍一看去,好像蛰伏在暗处随时准备出动的野兽,浑身蓬勃着呼之欲出的危险气息。

他身侧,李权笔挺地站着,看样子,像是等候已久。

空气突然变得稀薄,方若宁觉得呼吸都困难起来,身体好似瞬间被冰封住了,源源不断的寒气还在从心底汩汩冒出。

褚峻中也愣了下,一时竟想不明白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明明甩掉那两台车了,就算他有权有势能查到他的车子行径了那些道路,又查到了他的下落,可酒店毕竟不是他们两的名字登机,他怎么在短短时间里就堵在了房间门口?!

或许,这个男人的神通比他想象的还要厉害。

既然走不掉了,他也没太大反应,原本,他也是希望方若宁跟这人好好谈谈的。

只是,此时此刻,感受着臂弯里的女人抖如筛糠的样子,他决定无论如何也还是要维护她。

就算是……故意刺激那个男人。

霍凌霄起身,动作悠然潇洒,嘴角甚至勾着一抹淡淡邪魅的笑意,一步一步,不紧不慢,朝着女人走近。

方若宁本能地后退,回过神来,心冷硬再冷硬,对揽着她肩的男人道:“峻中,我们走吧。”

褚峻中不冷不热地看了霍凌霄一眼,跟女人抬步就走。

霍凌霄没有阻拦,眸底划过锋锐慑人的戾气,冷声问道:“真不打算要儿子了?”

简短一句,成功拦住女人的步伐。

他又走上来,越是生气,反而越是安静,“孩子每天茶不思饭不想,不停地问妈妈去哪里了,夜里睡觉做梦都在喊妈妈……都说母子连心,这两晚,你难道感受不到?”

方若宁终于抬眸,看向他,眼神止不住阴愤,“我当然想要!可是,你肯给吗?你从一开始就盘算好了一切,把我当傻子欺骗,玩弄!若不是我无意间得知真相,你还准备玩弄我多久?”

“霍凌霄,天底下我没见过比你更可恶的人!”吼出这一句,她浑身的颤抖越发剧烈,褚峻中没说话,但揽在她肩头的手掌,暗暗添了几分力,无声之中给予安慰。

霍凌霄当然看到这细微的动作,狭长幽深的俊眸微微眯紧,修长手指止不住攥紧,按捺着要把女人一把拽过来的冲动!

“玩弄?”他齿间咀嚼着这两个字,讥讽地反问,“那么五年前,你的行为算什么?是圈套还是阴谋?我又该如何追究你的责任?”

方若宁身子一抖,霎时被问得哑口无言。

她给人下药,趁机强嚗对方,虽然法律上没有女对男的强嚗认定,但对方若是真要追究,她的确洗不脱嫌疑。身为律师,这一点她比谁都清楚。

见她没了嚣张跋扈的气焰,霍凌霄淡淡蹙眉,嗤笑了句:“无话可说了?要不要我帮你好好回忆下那一幕?”

“霍凌霄!”女人突然爆发,抬眸盯着他,瞳孔止不住收缩颤抖,针刺般的羞辱感扑面而来。

他是故意的!当着褚峻中的面,他是故意这样羞辱她的!就是要让她无地自容,让褚峻中颜面无光!

“霍先生,事情已经过去那么多年,现在提起,未免太不够风度。”褚峻中平静沉稳的语调适时传来,打破两人间僵持的气氛。

“哦?”霍凌霄邪魅不拘地看过去,慢条斯理地道,“这么说,褚律师不在乎这个女人跟我睡过?”

忍无可忍,方若宁咬牙抬起头来,狠狠挥过去,可霍凌霄反应神速,游刃有余地一把抓住她手腕,瞬时一把扯过来。

“啊——”身体瞬间落入男人怀抱,当着褚峻中的面,女人觉得羞愧无颜,当即剧烈反抗,“霍凌霄你放开我!你这个混蛋!你凭什么这么对我!”

“凭什么?凭你是我儿子的妈。”霍凌霄将她紧紧禁锢住,抬眸看向对面的男人,“褚律师,这个女人,你确定要跟我争?”

对于这两人的复杂感情,褚峻中并非看不清楚,只是,这两人智商虽高能力虽强,可在感情上都迟钝懵懂。

看着女人歇斯底里的抗争,面对情敌不留情面的羞辱,褚峻中依然绅士有礼,直视着对方回应:“从法律意义上讲,你们并无关系,而她是我的女朋友,所以,霍先生这话说反了——光天化日之下,霍先生这般为难我的女朋友,是否不妥?”

“女朋友?”霍凌霄冷笑,心里怒意愤然而起,“那我今天就当着你的面带走她,看你能奈我何?”

话落,霍凌霄扯着怀里的女人用力一带,便将她推到了电梯门口。

伸手按下电梯,方若宁自然不肯,越发奋力反抗,手里的衣袋狠狠砸在他头上,衣服散落一地。

霍凌霄看到那內衣內裤,粉红性感的蕾丝款。

瞬间,好像越发被刺激了,他愣了秒,看向女人的眼神恨不得将她撕裂咬碎。

方若宁看着地上的衣物,同样一愣,没想到褚峻中帮她连內衣都买了,一时也觉得难为情。察觉到男人的眼神不同以往,她脑子里警铃大作,连忙又要逃。

可是,霍凌霄已经动作更快地将她拦腰抱住,两人几乎是重叠的姿势紧紧贴在一起。

“叮”地一声,电梯到达,他用身体推着女人要进去,褚峻中眼眸一眯,绅士儒雅的那张脸陡然划过狠厉,出拳迅疾而快,一把扣住了霍凌霄的肩膀。

可下一秒,身旁一个黑影靠近,他用另一手去防御,却不妨霍凌霄一把卸掉他的手掌,正好电梯门开,那人强行胁迫着女人拖进了电梯。

方若宁目眦欲裂,声嘶力竭的一句:“峻中——”下一秒,嘴巴被男人堵了住,不是用手,是用嘴巴。

电梯门还没合上,褚峻中一边应付着李权,一边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朋友被情敌按在电梯里强行深吻。

女人痛苦地抗争,双手在那人肩背上用力捶打,可都无济于事。

电梯门终于合上,方若宁绝望地闭上眼睛,一腿膝盖突然抬起,霍凌霄反应够快,堪堪用手压了住,可接吻也被迫打断。

呼吸得以自由,她又是一巴掌上去,这一次,霍凌霄没有躲掉。

“无耻!你凭什么这么对我!凭什么!”她发了疯一样,手脚并用朝着男人身上招呼,霍凌霄满脑子都是褚峻中给她买内衣的想法,只想着这几天还不知他们苟且了什么,当即整个人如地狱恶魔一般濒临爆发。

一手掐住她的脖颈,他又恨恨地吻下去,同时威胁:“信不信我在电梯里要了你!”

一句话,像是咒语一般,顿时让女人完全定住,没了反应。

剧烈的喘息扑哧扑哧,回荡在寂静的电梯轿厢,说来也巧,一直下到一楼,居然都没有客人再上来。

男人勾唇,满意而阴鸷地笑了笑,“这才乖,否则,吃亏的不止是你。”

方若宁明白这话,突然眼珠子转了下,脸颊因愤怒和羞愧而红透,“霍凌霄,你不许为难峻中!”

“峻中峻中,叫的那么亲热,这几天你们干了几回?”

她不理,丢头过去,闭眼,似乎连看他一下都不愿意。

Social tagg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