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0_a2083

“徐少,认输了吧!”桌的人都开始为姜衡阳帮腔,这种情况下,还有必要再摇吗?

徐川拿过色盅,微微一笑说道:“毕竟是百分之三的股份啊!不摇的话,我可有点心疼了。 ”

他说得轻描淡写,皱起眉头好像也十分犯愁。他拿着色盅犹犹豫豫,姜衡阳也不催促。说破大天去,这一把也是他赢。

徐川拿起色盅摇了起来,但之前摇动得还少。他把色盅放下,桌的其他人都不太在意,难道五颗色子他还能摇出一个三十一点吗?

徐川揭开色盅,荷官向里面瞄了一眼,眼睛睁大,只见里面五颗色子有一颗从间分成了两半,一半是六点,一半是一点,正好三十一点。

“这不可能!”姜衡阳再也不能忍了,“这绝逼是作弊。”

徐川也不在意,向荷官看过去,说道:“荷官,这种情况怎么算啊?”

荷官有点不敢说话,在场的都是他惹不起的。但最后他还是说道:“八三年赌城赌赛也出现过类似的情况,色子裂成两半,多了一点。裁判判为有效。”

“姜少,对不住了。”徐川朝姜衡阳抱歉一笑,但一点抱歉的意思也没有。

姜衡阳你是什么货色,我会不清楚。徐川知道姜衡阳是睚眦必报的人物,这次在赌桌吃了大亏,肯定会派人报复他,说不定引出背后的修行者了。眼前的老道士道行不高,或许不是给父亲下符咒的人。

“你有种!”姜衡阳一推桌子站了起来,饶是他这样的富豪,赌桌输掉百分之五的股份也坐不住了。

“您是给现金呢,还是转让股份呢?”徐川不失时机的再刺激一下姜衡阳。

蓝色和绿色

“姜氏集团不差这点钱。”姜衡阳想在这面找回点自尊心。徐氏集团情况艰难,迟早会被吞没。徐川赢来的这点钱,他迟早会连本带利的拿回来的。

徐川想了想,决定再加一把火。他又给陈大军发短信:是时候了,把新药配方曝光吧!

姜衡阳掏出电话,准备让秘转账。但是秘先打过电话来:“姜少,不好了。那个人刚刚打电话说,咱们支付的太晚了,他已经把药方曝光了。”

姜衡阳的脸红了又白,白了又红,他突然把手里的手机摔在地,推开身边的人大步走了出去。

支付两亿赎金,他不心疼,输个徐川五亿,也没有让他发疯。可是新药配方事关几百亿的生意,这是他输不起的。

看着姜衡阳暴走,徐川明白,按姜衡阳的脾气,他是不会踏踏实实的把钱吐出来的,出不了今天,得派人来报复自己。

姜衡阳离开后,徐川也紧跟着离开了会所。果然不出他所料,他才一离开会所,后面有车跟了他。徐川将计计,把车往没人的荒野开去。

路逐渐没有了其他车辆,后面跟踪徐川的车,也不再掩饰逐渐靠近。徐川瞄了一眼,见是几个一脸凶悍的男人。是姜衡阳的打手,并不是什么修行人士。

徐川停下车,站在车门旁。后面的车也停下来,从车里跳下四个拿着镀锌水管的大汉。一个零头的寸头说道:“小子,借俩钱花花。”说着把徐川围了起来。

徐川看了一眼,果然都是普通打手,并没有什么厉害人物。徐川一言不发,突然出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几个人放倒。几个人抱着胳膊、大腿在地哀嚎,徐川指着寸头说道:“回去告诉姜衡阳,想对付我,至少派个人物。我在会所停车场等他,要是不还钱,我带人门去要。”

Social tagging: